http://www.mall488.com

北海资源正走向枯竭,挪威石油业未来何在?

“今天是这个国家的吉日,也是面向未来的一天。”

2019年1月15日,挪威石油工业部长弗莱贝格(Kjell-Børge Freiberg)在本国石油行业研讨会上宣布,2019年,挪威已经向33家石油公司颁发了83份勘探和开采许可。去年,这个数字仅为75份。

其中最大赢家依然是挪威国家石油公司(曾用名为Statoil,2018年3月为Equinor),拿到29份勘探和开采许可;紧随其后的是挪威公司Aker BP和DNO,分别争取到21和18份;剩余15份则被道达尔、康菲、壳牌等国际巨头瓜分了。

在石油价格渐渐回暖的2019年,各大石油公司对挪威大陆架上的油气资源再次展现浓厚的兴趣。对此,弗莱贝格毫不掩饰自己的兴奋:“这是挪威自53年前第一次颁发石油勘探和开采许可以来,勘探活动最活跃的一年。”

弗莱贝格的喜上眉梢并非出于礼貌的逢场做戏。因为这个北欧富裕小国的聚宝盆——北海油田正在走向枯竭,若不能加大石油勘探力度并发现新油田,有着50年历史的挪威石油工业可能在不久的将来退出历史舞台。

干涸的北海

“王小二过年,一年不如一年”,这是挪威北海油田的现状。

2018年,挪威日平均石油产量为149万桶,较上年的159万桶/日下滑了6.3%,如果与最鼎盛的2001年相比,这个数字只有当时的一半。

根据挪威国家石油理事会(NPD)的估算,今年的石油产量将进一步下跌4.7%,仅有142万桶/日。

比节节走低的开采量更令挪威人沮丧的是,北海油田已经确定没有未来。

海底油田的开发历时漫长,从粗略的地震波物理勘探到细致的钻井取岩芯样本勘探,再到成本核算、申请开发许可,往往耗时五至十年以上。

过去十年内,挪威大陆架上的油田储量发现不尽如人意,不仅无法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发现的大油田相提并论,甚至连补上老油田下滑的产量缺口都做不到。

更可怕的是,除了即将开采的John Sverdrup油田和预计2023年开采的Johan Castberg油田,挪威石油业已经找不出像样的可开采油田了。这意味着,2030年之后,挪威的石油产量将会出现断崖式下跌。

难看的数据背后是焦虑的挪威政府——一个对石油收入依赖性极强的政府。

上世纪60年代,挪威只是个捕鱼小国,经济在西欧国家中排名靠后。北海油田的发现改变了一切。目前,挪威已成为人均GDP达到7.5万美元的世界第三富国。

1963年,挪威议会立法规定,挪威大陆架上所有油气资源的勘探和开采权都属于挪威国王,挪威政府需得到国王授权,才可以进行生产许可的颁发。1972年,挪威成立了挪威国家石油公司,并规定该公司自动拥有每个许可证50%的权益。

随着1969年Ekofisk油田和1974年Statfjord油田的发现,以及上世纪70年代的世界能源危机,挪威石油业发展迅速。集存贮、精炼、输送于一身的石油城斯塔万格(Stavanger)的崛起,将挪威石油业推向了顶峰。

挪威于1996年设立的主权财富基金(即石油基金),在2017年9月突破了1万亿美元大关。该基金将挪威石油、天然气行业的收益进行投资,以保证子孙后代能够获得养老金。

2017年,挪威石油业的营收占该国GDP的12%和出口额的36%。根据弗莱贝格的数据,2018年,挪威政府从石油一项的收益可达到2980亿挪威克朗(约合人民币2324亿元)。

石油业一旦衰落,不仅意味着这笔财政收入没了着落,更会严重冲击挪威的劳动力市场。

目前,约有17万挪威人受雇于石油业,约占挪威总人口的3%。显然,挪威短时间内无法吸收如此多的劳动力。更何况,挪威石油业的平均年薪为12万美元,海上石油工人的平均年薪高达18万美元,这约是挪威全行业平均年薪的2-3倍。

不过,挪威还有最后的底牌:北极。

新希望:北极之海——巴伦支

北海、挪威海和巴伦支海,三片从南到北的大海,是挪威的三个聚宝盆。当北海和挪威海即将被压榨干净之际,最后那片海终于走入挪威人的视线。

根据挪威石油管理局(Oljedirektoratet)公布的数据,大部分位于北极圈内的巴伦支海,油气资源预估为25.35亿立方米油当量。北海和挪威海合计仅有14.65亿立方米油当量。这相当于挪威大陆架63%的资源都位于巴伦支海海底。

挪威石油管理局局长尼兰(Bente Nyland)在2017年挪威大陆架评估会议上表示:“2023年之后,巴伦支海就是挪威最大的机会。”

然而,这片大海几乎仍是个处女之地。

北海地区成熟的基础设施、便利的地理条件,加上开发北极地区所带来的政治影响,特别是挪威和俄罗斯之间长期存在的领海争议,都使巴伦支海的开发从未在挪威石油业中唱过主角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文章阅读